倘若认识到生命中住着一个心君,那么所有的彷徨,迷失,虚荣都不过是客尘。

© 翎客
Powered by LOFTER

又见你Ⅰ

高一下,我们就分班了,望着共度了大半年的同学,一股难舍涌上心头。是他们陪我走过高一懵懂纯知的时光。

要分班前的一个大课间,我与相识了三年多的同桌互相观望着对方,没了平时爽朗的笑声、没了平日里大动干戈的争吵,也没了经常对彼此的玩笑。我想,我们一定思索着,日子一天天过的竟如此地快,或在不经意间,时间就偷溜走了,不禁发问,时间都去哪了。

似是思索够了,我俩相视一笑,握住彼此的手,奔向操场。当时外面正下着小雨,操场上基本没什么人。我们就手牵着手一圈一圈绕着操场走,一起大声唱着:“淋雨一起走,是颗宝石就该闪烁。”

思绪随着歌声乱扬,似乎回到那天,我第一次走进校门时,听到《星空》的那一刻。似乎回到夏日里苦不堪言却充满欢乐的军训。似乎回到炭炭在楼上安慰我的高一。似乎回到和同学晚上放学一起挤拥攘的公交车。

目光回来,看着眼前人充满不舍、忧伤和欢喜的眼神。我想,那是我自己的眼睛里,一定比她更复杂。一开始,我们还知道打伞,但唱到致兴处,便毫不犹豫的把伞丢一边,冲进细雨中,斯歇底里的奔跑。

直到上课铃声响起,我们才依依不舍上楼,当我真正背起早早收拾好的书包的那一刻我才彻底领悟到我心中的那一份不舍得情愫。无数次在这儿被打击、嘲笑,无数次地想逃脱。在那一刻,我才明了,我是多么看重这个班级。

是不是什么平常习惯了无所谓的东西,在终要离别失去的时候,才懊悔不已,可当我知晓的时候,一切都流水一般流过,一去不复返。

当晚自习到新班级时,心里烦躁不安,可以说有一颗炸弹藏于我脑中,任何一丝星星火火,都会随时被引爆。

同班的被分到新班的只有三人,我们三人像任水波激荡的几片绿叶,被逐到这个班级的海岸上。这样想后,心里顿生无限悲凉,脑海中那颗随烦躁而狂跳不止的炸弹瞬间幻化成千年寒冰,一直散发着隐隐寒意。

评论 ( 3 )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