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认识到生命中住着一个心君,那么所有的彷徨,迷失,虚荣都不过是客尘。

© 翎客
Powered by LOFTER

回首 Ⅰ

“齐老师病了!”一句简短的话却在我迷茫的大脑投入一颗终极炸弹。“齐老师病了,齐老师病了......”我一直重复呢喃这句话。

仿佛还是六年前,还带着稚嫩的气息来到初中,那一天报到,我一直至今视为我幸运的开始,也是我幸福的开始...  

从数学奇差不及格到最后中考123分;从原来内向的性格到如今热情外散;从自卑懦弱胆小的我到如今的温柔刚强。三年,改变了我,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改变了我一生。

齐老师一直都是我们初中八班的灵魂领袖,一次次用她饱含激情的陈词让我们充满力量和自信,走向中考,然后我们这群“亲人”就各自飘散了。

依稀记得大家最后一次坐在同班的时候,老齐站在讲台上一...

又见你Ⅰ

高一下,我们就分班了,望着共度了大半年的同学,一股难舍涌上心头。是他们陪我走过高一懵懂纯知的时光。

要分班前的一个大课间,我与相识了三年多的同桌互相观望着对方,没了平时爽朗的笑声、没了平日里大动干戈的争吵,也没了经常对彼此的玩笑。我想,我们一定思索着,日子一天天过的竟如此地快,或在不经意间,时间就偷溜走了,不禁发问,时间都去哪了。

似是思索够了,我俩相视一笑,握住彼此的手,奔向操场。当时外面正下着小雨,操场上基本没什么人。我们就手牵着手一圈一圈绕着操场走,一起大声唱着:“淋雨一起走,是颗宝石就该闪烁。”

思绪随着歌声乱扬,似乎回到那天,我第一次走进校门时,听到《星空》的那一刻。似乎回到夏...

母亲,虽然我们经常争吵,记忆中你最温柔的时候大概就是我几次住院生病的时候吧,或许我们的性格都太像了,所以学不会安慰彼此、学不会退让。但我想这就是证明我们是最亲的人的最好证据了把。你经常说你死了我和我爸就舒服了,再也听不到你的啰嗦了。看着你故意装作不在意的脸颊,日渐发黄的脸色不深不浅地暴露了你,在那个瞬间,我的心疼了不止一下。就这么不经意间,十几年就过去了,真像那首歌,时间都去哪了。

母亲,今天是属于你的节日,虽然我从小到大没给你买过康乃馨,但你要坚信,我是你最真切的依靠,你也永远是我最爱、自豪的母亲。

后记:我在发表之前让母亲看了一遍,我发现她的眼底有些东西在跳跃,看完后我妈笑着使劲打了我...

快至三月,处于南北交接处。已经是春天了,可我却看不到一丝阳光。“燕燕飞来,问春何在?唯有池塘自闭。”

春天应是放身于田野之间,不停奔跑,不停地笑着,轻闭双眼,任阳光带着缕缕温暖流转在我像孩子般的脸庞上。手握风筝线,看着风筝高飞远际。我一下子放手,让它随风飘荡,去到它想去的远方。唔...是啊,我也想去远方。

高二了,学业如山,幸运的是,在一中这座囚笼里,我这只囚鸟不时望着窗外乌云密布,心想何时,才能拨云见日。当我小学时,我经常歪着个小头咿咿呀呀地想着,等我再长大点了,是不是就能自由自在的不受父母约束,可以和小伙伴玩到天明。等到我初中时,我就在想,等我中考考完了,就可以真正地能够自己一个人独立...

你说,我说,他说

在南唐宫中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里,一位少年处在一片林园中,面前摆上长桌、铺上宣纸、手握笔杆,身着素色的锦织袍子,丰额骈齿。一双眸子明亮而又带着一丝孤寂,目光不停地流转在眼前的林园美景和画卷之间,一脸的兴奋和陶醉。一幅画终了,借着兴致附了一句话与其上:日以煜之昼,月以煜之夜。最后再取出自己的印章,小心地印上自己的名字:李煜。

生为皇室的一员,李煜从没有想要那人人都去争夺的权力,他不在乎,也看不上。他希望自己可以像青鸟一样,展翅飞翔在青山绿水之间,伴着首首诗词,在空中久久盘旋。

突然,哥哥李璟的驾崩的这一消息就如同在晴空中突然劈下一道闪电,生生撕开了李煜眼中的画卷。这一打击不仅带给李煜丧兄之痛,...

随笔

   坐在树荫下,山腰的庭上,风一吹,身旁的树叶都在摇曳,身旁这些年老却又不失活力的人在放声歌唱,而山脚,则是另一番喧嚣的画面,大人们带着孩子,孩子玩的不亦乐乎,开心的大笑,而大人们看见自己的孩子们这么的开心,也露出欣慰、满足的笑容,嘴上还时不时告诫自己的孩子们:慢点、小心点。我坐在这儿,倒很像天境。...